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十五章 吃饱了是不是该运动运动

极速5分彩分析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擎苍,你欠揍!”

    沈清幽马步一摆,擎苍立即缴械投降:“老婆,我错了!”

    这个瞬间,对沈清幽而言,空气之中到处盛满的都是爱,都是幸福,若此生都可以凝聚成定格的瞬间,那么,就不会有无穷的痛苦和伤悲,这一刻,两人是如此尽情忘怀的笑意满怀。

    站在夕阳西下的山峰,模糊的远山,烟雾缭绕,擎苍紧紧的拥着沈清幽,周身融入淡淡的金黄,风夹着几分春风的暖意,隐约着花香,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侧目,望着擎苍琥珀色的眼眸,闪动着隐隐的流光,清明,透彻。

    站在这巍峨群山之中,顿时觉得自己心胸开阔了很多,大气磅礴,显得人类史如此的渺小,高石嶙峋,看不见的衰老,品不到的沧桑,人生若如此,那还多好!

    想着想着,沈清幽竟然蜷缩在擎苍的华丽沉沉的睡着了,擎苍抱着她,看着已经隐退在群山之后的夕阳,黑暗就快来到,这个世界,没有了阳光,将会是一片荒芜……

    “咕,咕!”

    沈清幽的肚子发出了两声叫声,饿醒的沈清幽嗖的一下睁开了眼睛,擎苍躺在她的身侧,发出均匀的呼吸声,想必,今天他定然也是累坏的吧。

    半撑着身体,沈清幽小心翼翼的起来想要觅点食物,擎苍长臂突然伸了过来,搭在她的身上,嘴里模糊不清的叫了一声:“清幽!”

    “恩!”

    听到沈清幽答应了他,他便又再次心安的沉沉睡着了。

    沈清幽以为他醒了了,弄了半天,他只是在做梦!但是,看到他在梦中都害怕失去自己的样子,嘴角,突然绽放出一个大大的笑意,一股暖流从她的心里,流窜至她的四肢百骸,小心翼翼的拿开他的手臂,光着脚丫子,下床,翻了半天的包裹,发现里面除了几瓶水之后,并没有任何的干粮,郁闷,这时候要是来一桶辣旋风,该有多棒。

    “是不是肚子饿了?”

    低沉的声音突然响起,沈清幽回头,看见擎苍半靠在靠背上,睁着一双慵懒如猫一般的眼睛看着沈清幽,额头,洒落着几丝发丝,健硕的胸肌在昏暗的灯光之下泛着诱人的光泽,像是磁铁一般,吸引的沈清幽无法将眼神移开。

    “看上我哪里了?可以啃一口?”

    擎苍掀开被子,露出他完美到没有一点瑕疵的身体,一只手放在自己的胯部,一点一点的上移,直到突起的喉结,一双明眸如同上万瓦的发电机,把上万伏的电流抛向沈清幽。

    “是吗?我看上哪里你都愿意给我啃一口?”

    嘴角挂着邪恶的笑意,沈清幽阴森森的说道,两只手撑在床上,双腿跪着,屁股撅起,沈清幽朝着擎苍一点一点的爬去,而后,视线落在着擎苍的完美三角地带,“嘿嘿,嘿嘿!”

    擎苍顿时后脑勺一阵冷风吹过,“老婆,那个不好吃!”

    “怎么并不好吃?无骨,滑嫩,是生煎好吃,还是红烧好吃呢?或者,方便一点,直接水煮得了!”

    “老婆,你真舍得吗?那可关系到你下半辈子的性福了!”

    爬到擎苍的胯部,停下,双手撑在床上,以一种居高临下的姿态俯视着擎苍,“你不累吗?今天可是攀登海拔一千多公里?”

    “那两条是累,但是,这第三条腿一点都不累!”

    擎苍说着便猛的一个翻身,双臂抱着沈清幽,将她压在了自己身下,带着浓浓情欲的双眸紧盯着沈清幽,“老婆,为夫已经饥渴很久了,你打算如何补偿我呢?”

    “咯咯,咯咯!”

    灼热的气息喷在沈清幽小巧玲珑的耳垂,痒痒的,忍不住的发出银铃一般的笑声,“老公,你是不是忍的很辛苦?”

    “你个妖精!”

    擎苍不由分说的大掌托住了沈轻易的后脑勺,唇便狠狠的贴了上去,辗转,轻咬,意乱情迷。沈清幽紧紧的抱住擎苍的脖子,身子忍不住的向上微微抬起,主动迎合着他的爱抚,水到,渠成,就在这时,“呼噜,呼噜”

    在这良辰美景,气氛温馨之时,沈清幽的肚子竟然极不识趣,又不雅的发出了两声呼鸣声,正准备上膛的擎苍愕然停住所有动作,望着身下的沈清幽,表情极度复杂。

    “忽略,忽略!”

    这该死的肚子,过一会儿在喂饱你,要死啊?沈清幽忍不住的痛下毒手捶了捶破坏情趣的肚子,嘴角佯佯笑着,“继续,继续!”

    上膛,准备开工……

    “呼噜,呼噜!”

    shit,擎苍感觉自己快要杀人了。

    “老公,对,对,对不起,它不吃饱了,估计成不了事,要不然,吃饱了再继续?”

    “哈哈,哈哈,哈哈!”

    擎苍看着沈清幽眼帘低垂,贝齿时不时的咬着嘴唇,手指不安搅动的样子忽然哈哈大笑。一个利落的翻身站了起来,穿好衣服:“走吧!”

    走?

    现在到哪里去?

    “先喂饱你的五脏六腑在说啊!”

    一听到有吃的,沈清幽立马精神了,下床,穿衣,手臂圈进擎苍的臂弯里,满脸扬着笑意跟着擎苍走了出去。

    四周,漆黑一片,山风呼哧呼哧的吹着,摇曳的树干如同魔鬼扭动的身子,深山的夜,没有了白天秀丽的风景,看起来带着几分阴森和恐惧,沈清幽下意识的将自己的身体靠了靠擎苍:“我们,这,这是要去哪里啊?”

    “怎么,害怕被人我抛尸荒野啊?”

    “胡说什么了?”沈清幽娇声斥了擎苍一声,拳头落在他的胸口,惩罚他的胡言乱语。

    四周黑乎乎的一片,只要手中的手电筒发出明亮的光芒,但是也仅仅照亮方圆五米左右的地方,超出这距离,便又像是一个巨大的黑洞,让人看的心直发竦。

    “别害怕,有我在了,放心,若是有豺狼猛兽出现,我顶着,你回去!”

    “回去干什么啊?我要和你一起打豺狼猛兽!”

    “你猪啊,就你这细胳膊细腿的,别净添麻烦!”

    “怎么?你嫌我是麻烦啊?”语气之中,明显不见刚才的愉悦,擎苍侧目,抬起拿电筒的手轻轻的刮了刮她的鼻子。

    “是啊,小麻烦,你会去叫人来帮忙,我们才有机会都活命啊!”

    果然,爱情使人盲目,沉浸在恋爱之中的女人大脑的思维能力有点下降,沈清幽吐了吐粉红色的舌尖,为自己的愚昧感到羞愧,不过,当遇到危险的时候,她只是想和自己的爱人并肩作战,这,也没有错啊,这样一想,心里觉得舒坦多了。

    “亮光,亮光!”

    从前面的丛林叠翠之处,竟然传来一簇一簇的亮光,一直紧绷的面部表情突然松弛,走在陌生恐怖的环境,突然看到前面有光明的火苗,沈清幽立即松开擎苍的胳膊,指着前面的一簇一簇的火苗,高兴的像个孩子。

    在走进,竟然听到了歌声,有节奏的拍击声,击鼓声,这里,有晚会吗?

    穿过一道树林的屏障,一个硕大的空地出现在沈清幽的面前,上百个男男女女正围着篝火兴奋的唱着,跳着,好吧,沈清幽承认,她的注意力不在这些男男女女的身上,而是落在了正在中央烤着吱吱流油的烤全羊身上。

    好香……

    空气中,似乎都飘散着羊肉的香味,沈清幽忍不住的咽了几口口水。

    “哥,姐,你们怎么来了?”

    满脸泛着红晕的张晓丽从人群之中一路小跑来到了擎苍和沈清幽的面前,“这里有晚会?”

    “是啊,每天都有,宾馆特意为那些住不起酒店的人准备的节目!”

    到过旅游景点的人都知道,在风景区的宾馆,那可是天价,尤其是山顶宾馆,那里的水,食物,都是挑山工一步一步跳上去的,所以,价格是高的离谱,一般,是按床位计算的,一个床位一般都在二百左右,而像擎苍和沈清幽今天所住的那个总统套房,单价更是四个八,所以,有一些年轻人或者学生朋友干脆就露营,但是,露营长夜漫漫,又实在太过无聊,精明的商家就策划了这样的篝火晚会,只要花上二十块,不仅欣赏美丽的彝族舞蹈,还可以吃到美味的肥羊(限量发售)。

    “走,哥,姐,你们是宾馆的vip客户,我让老板割一块羊腿给你们!”

    沈清幽诧异的望着张晓丽,这丫头猴精猴精的,自己的脸上有表现出对那羊腿极度垂涎的样子吗?

    望向擎苍,寻求答案,擎苍很老实的点了点头:“你脸上就差写了,”我要那只羊腿“几个字了!”

    切,八千八百八十八,她都可以十几只羊了,吃他一个羊腿,便宜他了…

    沈清幽吃着羊腿,听着篝火中央的一个中年男人出神入化的讲着阿诗玛的故事,阿诗玛在云南,有金子的意思,她漂亮的像一朵艳丽的美伊花,能歌善舞,很多小伙子都喜欢她,但是,她却爱上了青梅竹马,两小无猜的孤儿阿黑,并且立誓非他不嫁,可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