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十四章 新生活还是xing生活

极速5分彩分析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为了养精蓄锐,这一路车程,沈清幽都靠在擎苍的肩膀上闭目养神,偶尔不经意的时候会偷偷的睁开眼睛瞄上一样擎苍,车窗外的风掠起浓密乌黑的发,额角反射出明媚的光,眼神粼粼如同春水一般,舒心的笑了,这个宛若天神一般的男人,竟然是她的丈夫,一切,都像是一场梦似大的。( )

    “在看,我就有收费了哦!”

    邪眼瞟她,难得这个动作他做起来,也是好看的,带着几分邪气,却又琉璃般光彩照人。闪,唇角斜勾,荡漾出令人晕眩的漩涡。

    “你以为你是国宝大熊猫啊?国宝大熊猫可是中国象征和平的友好大使,赶明儿,也给你贴上你友好标注,直接给你送叙利亚,据说那里还流行一妻多夫制了!”

    擎苍看着沈清幽说的一副没心没肝,神采飞扬的样子,突然,低头,猝不及防的在她的额头飞快的落下一吻,如同一只偷了腥又怕被抓住的小猫,迅速的将视抛向窗外,不在看沈清幽。

    “我什么都没看见,什么都没看见,你们就当我不存在!”

    张晓丽的头摇的更拨浪鼓似的,私底下,对沈清幽充满了羡慕,什么时候,她的生命之中才会出现一个像擎苍这样的男人呢?不仅外表硬朗,极具内涵,而且,还是一个情种,看着她对沈清幽的溺爱,仿佛都要溢出来的似的……

    九乡在游客的眼里是一处瑰丽的溶洞,错落有致,怪石林立,简直鬼斧神工大自然的巧心杰作,三个人从车上走下来,四月的季节,对云南而言,本身就是一个旅游旺季,所以,当沈清幽看到门口已经川流不息的人群时,禁不住的伸了伸舌头,这都一个无心的动作在擎苍的眼里看来,竟然是可爱至极。

    为了不被人群冲散,沈清幽紧紧的握着擎苍的大手,仙人洞中,灯光重叠着熔岩,照在人的脸上,显得绿意森森,像是从地狱里面的绿鬼一般,阴嗖嗖的,让人有一种会感到窒息的感觉。

    张晓丽轻车熟路的带领着沈清幽和擎苍穿梭在幽深的溶洞之间,嘴里,还喋喋不休的像他们介绍着溶洞奇观。五彩斑斓的灯光投射出一个离世的空间,唯美的让人唏嘘。

    “清幽,我给你唱首歌吧!”

    “在这里?”

    “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民”

    浑厚的嗓音,铿锵有力的唱起了义勇军进行曲,沈清幽翻了一个白眼,搞什么?他还以为他会深情款款的唱一首情歌了。

    “咦?这不是盘丝洞?”

    沈清幽指着头顶上石洞的名称,“怎么不见那些漂亮性感的蜘蛛精呢?”歪着脑袋,想了一会儿:“哦,估计都被你的歌声给吓跑了!”

    “扑哧!”

    前面的张晓丽再次笑出了声音,扭头,沈清幽突然大叫一声:“有鬼!”

    鬼?哪里有鬼?

    “就是你这个女鬼!”

    不远处熔岩上景灯的绿光刚好落在张晓丽的脸上,在加上她露出白牙的笑容,怎么看,都像一个吃人的女鬼。

    “是不是,还得这样啊?”

    深处舌头,两眼翻着白眼珠,张晓丽突然张开双臂朝着沈清幽扑了过来,心脏猛的一震,那种刺痛的感觉再次从她的心脏位置开始扩散至她的四肢百骸,她下意识的叫了一声:“擎苍!”

    “晓丽,别闹了!”

    凌厉的眼神狠狠的瞪了一眼张晓丽,“不是跟你说了吗,你姐她身体不好,不要吓唬她!”

    “清幽,没事,没事!”

    四周,有一对旅游团经过,他们将诧异的视线抛在他们三个人的身上,其中隐约有人议论:“胆子这么小,进个溶洞都怕成这个样子,估计是做了不少亏心事吧?”

    擎苍狠狠的朝着说话的人群瞪了一眼,那寒芒,仿佛要将他那一张烂嘴给撕裂,面色一片铁青。

    站在角落,张晓丽不停的揉搓着衣角,如同一个受了怨气的小媳妇,一双秀目中盈满了快要溢出来的泪水,可怜兮兮的望着沈清幽,在偷偷的望上一眼薄唇微抿,浑身散发着强烈怒气的擎苍。

    “苍,我没事,你看看你,把晓丽都骂哭了!”

    “姐,我没哭,我没哭!”

    张晓丽毕竟是一个才二十一的女孩子,平日里,顺风顺水,嘻嘻哈哈,从来生活之中都是明媚一片,以前,在溶洞的时候,她也和客人开过这样的玩笑,无非就是为了烘托气氛罢哦,可是,今天没有想到,却适得其反,吓坏了沈清幽,她又不是故意的,本来就觉得受了点委屈,加上沈清幽这么一说,嘴上说没哭,话语之中,却已经是带着浓重的鼻音了。

    “晓丽,对不起,刚才我太着急了!”

    擎苍抱歉的冲着张晓丽说道,张晓丽立即破涕为笑,伸出手背胡乱的擦着眼中的泪水,一边问道:“哥,姐她这是哪里不舒服啊?”

    琥珀色的眼眸突然失去了琉璃一般的光彩,修长的睫毛低垂,躲避沈清幽和张晓丽的眼神,他轻轻的说了一句:“没事,就是胆小!”

    “好了,好了,我们赶紧走吧,不是说几天的安排很紧凑嘛,大家都别耽搁了!”

    愉悦的声音听起来是充满活力,沈清幽收起脸上的狐疑,走到张晓丽的身侧,挽着她的手腕,两个人肩并着肩继续朝着溶洞里面走去。

    突然而至的阳光在沈清幽感到稍稍的不适,翻着手背,半眯着眼睛,而后,突然转身,带着大大的笑意望着擎苍。

    当擎苍的视线触及到沈清幽石,只觉得沐浴在阳光下的女子一身光华流转,嘴角那明媚的笑意,灼痛了他的眼睛。

    沈清幽跳上了一块岩石上,站在高处,认真端详着这个朝她走来的男人,满足的笑着。

    “你干吗?一脸坏笑?”

    “我笑的这么灿烂,你还说是坏笑,看你长的阳光明媚的,想不到心里却是这么阴暗!”

    “我心里阴暗?你知不知,没当你想做坏事的事情,你的嘴巴就会很不自然的上翘,像个痞子似的!”

    擎苍走到岩石的下面,伸出手臂就把沈清幽抱了下来,“山风这么大,你就被摆出一个仙女下凡的pose了,不见彩带纷飞,就见你群魔乱舞了!”擎苍一边说着,一边替她拨了拨凌乱盖在脸上的发丝。

    “哥,姐,你们站好,我给你们拍张照呗!”

    张晓丽举起了相机,随着咔擦快门的按动的声音,记录下了这唯美的一个瞬间。

    “哥,姐,前面就是九乡的最高峰了,你看,山顶的神态,像不像一个仙女?”

    顺着张晓丽手指的方向,一座四周环绕着云雾的山峰出现在沈清幽和擎苍的视线内,白云,伴着叠翠,如同是神女的一件外衣,她静静的伫立在那里,优雅而又恬静,看着那一叠一叠通往山顶的台阶,沈清幽的内心再次激情澎湃了起来。

    “喂,你说今晚我们若是在山顶xxoo,会不会玷污了神女呢?”

    按照计划,今晚他们会住宿在山顶的宾馆内,明早欣赏日出,之后再下山。

    “邪恶的女人!”

    女人,因爱生性,当她全心全意爱着一个男人,心里装的满满都是他的时候,总是希望,在每一个具有纪念意义的地方,都留下他们欢爱的回忆,沈清幽也不例外,她和擎苍之间,是坦诚而又直接的,她渴望与他的交融,因为xing爱的美好,对带给她更深的依恋,不仅是身体上的依恋,还有心灵上的依恋。[.

    前一秒他们还在你侬我侬,后一秒,双方就为一个问题争的面红耳赤了,擎苍坚持要做索道上去,但是沈清幽却执意要一步一步爬上去,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争论不休。

    擎苍的不妥协让沈清幽眼圈一红,一双清眸幽怨的看着擎苍:“难道你不想和我一起爬上高峰,一起分享着一路攀登的痛并快乐吗?”

    “清幽,我不是不想,你身体初愈,我怕你身体吃不消!”

    “我自己的身体难道我还不知道?或者,我还有其他的什么疾病你没有告诉我?”

    “算了,听你的吧!”

    擎苍的妥协宣告了沈清幽的初战告捷,她立即像个欢快的小鸟,朝着那一叠叠的台阶飞奔而去,“擎苍,你知道吗?我之前说,哪个男人若是向我求婚,就让他背我上黄山,据说那里有九百九十层台阶,象征长长久久!”说着说着,沈清幽忽然觉得心里不是滋味了起来,她发现,生活所经历的痛苦,总不是一个长久可以预言的,所谓的长久,它根本经不起时间的发小,只是,今日,在站在这山峰之上,当初所经历的一切,似乎已经没有那么刻骨铭心了。

    “擎苍,要不,你把工作辞了吧!”

    在这幽谷空山里,体验一把杨过和小龙女那样与世隔绝的生活似乎也不错,如今的城市,人与人之间总是带着面具一样的生活,花花世界,总是侵扰着红尘男女试图从一而终的爱情。

    “好啊,这次回去,我就打个报告,就说,我被一小妖精迷惑了,要去过山顶洞人的生活!”

    擎苍的漫不经心让沈清幽淡淡一笑,自己怎么会有这么幼稚的想法呢?

    高原的阳光,透过密密的竹林,稀稀疏疏的照了下来,斑驳的落在沈清幽的侧脸上,青石台阶,留下他们携手并肩踩过的痕迹,一路走来的印记。

    如果可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