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十二章 机长会不会感觉震动?

极速5分彩分析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清幽,喝点红豆汤,这个补血!”

    ……

    “清幽,喝点骨头汤,这个补钙!”

    ……

    “清幽,喝点猪蹄汤,这个补肉!”

    “什么?”

    “补肉!”

    擎苍笑眯眯的将勺子之中的猪蹄汤重新递到了她的唇边,“乖,吃一口!”

    坚决不被他蛊惑,沈清幽紧紧的抿着嘴唇,硬是不肯张开嘴巴,“乖啦,吃一口!看在我辛辛苦苦顿了三个小时的份上!”

    投降,沈清幽乖乖的喝下了无比油腻的猪蹄汤,在心里狠狠,狠狠的发誓,以后绝对,绝对不在生病!

    擎苍对她的宠,简直已经到了变态的地步,就是那种比捧在手心怕丢了,含在嘴里怕化了还要恐怖的一种情结。

    “擎苍,拿个镜子过来,我看看!”

    正在忙着收拾保温桶的擎苍手心一颤,脸上的表情也陡然僵住,但是,这也是短短几秒钟的事情,“你要镜子干什么啊?”

    “我照照,是不是有双下巴了!”

    沈清幽眨巴眨巴着一双大眼睛,扬着灿烂的笑意看着擎苍英俊的侧脸:“被你天天这样喂着,我肯定成婴儿肥了!丑死了!”

    随即,十分懊恼的垂下眼帘,虽然,她不是外貌协会,但是,擎苍一个宛若天神一般的男人,自己本来就高攀了他,若是在变成一个胖女人,那她岂不是真成了林秀娟嘴里的那只想天鹅肉的癞蛤蟆?

    脸上紧张的表情散去,擎苍笑的跟朵花似的凑了过来,沈清幽顿时感到一股灼热的气息包裹了她所有的神经细胞,手心,也冒出了一阵阵细看,看着他在自己瞳仁内逐渐放大的夸张俊脸,紧张的都忘记了呼吸。

    “不是婴儿肥,简直就是猪肥了,而且,还在流口水!”

    “擎苍,你!”

    在这充满暧昧气息的氛围内,擎苍竟然说出如此不解风情的话,沈轻易冲着他翻了一个白眼“猪肥就猪肥,反正,本姑娘多的是追求者!”

    “生气了?”

    ……

    “真的生气了?”

    ……

    “啵!”

    擎苍掰住她转来转去不肯于她直对的头,在她的额头深深一吻:“就算真的胖的跟猪一样,在我心中,你也是最美的猪,我倒是宁愿把你向猪一样养着,你只管吃饱,睡好,就好!”

    “是不是还要等着上台任你宰杀啊?”

    “嘿嘿,嘿嘿!”

    突然阴森森的笑了两声,沈清幽突然意识到自己这句实在说的是太过具有遐想,脸嗖的一下,红的跟煮熟的龙虾一样,脸上更是火辣辣的烫。

    “清幽,你放心,不管你变成什么样子,我都会爱你一生一世的!”

    凑在沈清幽的耳边,擎苍用他那略带磁性的声音低声说道,岁月静好,现世安稳,沈清幽的脑海之中突然冒出擎苍对自己的承诺,紧紧的抱住擎苍宽厚健硕的腰际,沈清幽在她的脑海之中勾勒着两个人的幸福将来。

    暮色低垂,夕阳的余晖在灯光阑珊处悄悄隐去,天边一弯冷月地挂在半空如水冰凉,点缀着几颗稀稀疏疏的寒星,现出几分冬夜的深沉和凄凉,擎苍静静的坐在沈清幽的病床旁边,看着她恬然如睡的样子,窗外霓虹绚烂,病房内,寂静无声,远离尘世的喧嚣和繁闹,思绪在这萧瑟落寞中徘徊,一抹我忧伤的色调渐渐侵湿了他的心房,为什么,这么辛苦的走到现在,上苍安排给他们的,却是这样的命运?

    病房的门开了,探出李浩然的脑袋。

    “嘘!”

    擎苍将食指放在唇边,示意李浩然不要出声,随即,他蹑手蹑脚的走了出来,轻轻的带上了病房的门,两个人叫唤了一个默契的眼神,而后,一前一后走到了天台。

    夜色越发浓郁,寒风吹过,摇曳着深深的惆怅,伴随着阵阵梅花的香味吹入擎苍的鼻尖,点上一根烟,放在嘴边,猛吸了两口,深邃的眼神望着漆黑的夜空,茫然的问道:“浩然,真的没有办法吗?”

    李浩然双目同样失神的望着浩瀚苍穹,“擎苍,按照目前的医术水平,真的很难!”

    “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吗?”

    暗淡的眸光浇灭了擎苍心中的最后一丝希翼,绝望,如同死灰一般的绝望,上天为什么要如何捉弄他和清幽?

    “苍,你去哪里了?”

    擎苍推开病房的门,便听到沈清幽关切的问道,嘴角扯出一丝不自然的笑意:“没,没什么,只是出去抽了一根烟!”

    沈清幽轻轻的哦了一声,然后,然后支撑着半坐了起来:“擎苍,我想吃臭豆腐!”

    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很怀恋臭豆腐的味道,还记得上大学的时候,在她们的宿舍楼下,总会有一个大妈每到傍晚五点钟的时候便会准时出现,每次,她的馋虫便被勾起,忍不住的走到楼下来到那么一串,那时候,舍友还帮她起了一个外号叫:“豆腐妹!”,现在想想,那段时间真美好,无忧无虑,整天都在懵懂着浪漫的爱情,骑者白马的王子,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干,所谓浪漫爱情,骑着白马的王子,都只不过是南柯一梦罢了……

    “不行,那些油炸食品不能吃!”

    擎苍几乎是不假思索的拒绝,正在忙着换衣服的沈清幽一愣,扭头,看着擎苍,不过是吃几块臭豆腐,他怎么一副很生气的样子?

    “苍,你怎么了?”

    “没,没事!”

    意识到自己的激动,擎苍立即收起脸上的异常,冲着沈清幽淡淡一笑,走到她的身后,脱去她已经穿好的外套:“傻瓜,你也不看看现在几点了,哪家豆腐摊现在还营业?”

    擎苍将手腕上的手腕递到沈清幽的面前,不过才十点钟嘛,沈清幽撅着嘴巴,还想抗议,但是,都被擎苍突然袭来的吻给重新咽回了肚中。

    温柔的,轻轻的落在沈清幽的唇瓣,沈清幽静静的闭上了眼睛,整个身体瘫软在擎苍的怀里,如同一页浮萍,顺着擎苍的逐流,顺势而下。

    空气之中升起了一种氤氲之气,暧昧的因在在不停的涌动,搔弄着人内心深处最原始的渴望,可是,就当沈清幽做好了迎接擎苍采撷准备的时候,他却突然松开了她,困惑,不解。

    “傻瓜,现在是医院!”

    擎苍亲昵的刮了刮沈清幽的鼻尖,沈清幽的脸色一片酡红,扶着她重新躺回到病床上,擎苍便一头冲进了洗手间,听着里面传来哗啦啦的水声,沈清幽的眼角还挂着未消退的情欲,虽然这里是医院,但是却是高级vip病房,安静的就像是度假村似的,难道,擎苍是在担心她的伤?

    抬起手腕,看着上面那一圈圈铁丝穿过的痕迹,那血腥一幕再次从她的脑海之中翻滚,可是,庆幸的是自己还是倔强的活了下来,就说自己是草根,野草带着极强的生命力,只要春风一吹,她依旧会是绿意一片。

    卫生间内,擎苍用冷水奋力的泼打着自己的脸,水珠,顺着他的额头,缓缓的下落,挂在他的下巴,将水龙头开到最大,镜子之中,他掩面痛哭,从他指间肆意流淌的,不是水珠,而是他泛滥的眼泪。( )

    在医院整整呆了两个月,沈清幽终于出院了,春暖花开,医院门口的迎春花开的跟赶集似的,一株比一株茂盛,沈清幽穿着一身米色的风衣,脖颈处扎了一个淡紫色的丝巾,站在门口,没心没肝的对前来送行的李浩然说道:“李浩然,你这个黑心肝的医生,竟然让我在这里住了两个月,果断的决定,同你绝交了……!”

    李浩然带着盈盈笑意,看着笑意盎然的沈清幽,在她的身上散发着无限的活力,喜欢看她这个样子,站在一片耀眼金黄之中,双手插腰,笑的没心没肝的样子,这个画面,一直镌刻在李浩然的记忆之中,直到很久,很久。

    擎苍拎着大包小包从后面快步追了过来,嘴里还一个劲的叫嚷着:“你慢点,慢点!”

    看见李浩然,两个男人叫唤了一个很有默契的眼神,擎苍便朝着沈清幽走了过去,放下手上拎着的大包小包,伸出手,替沈清幽捋了捋她散落的发丝,看着他们在地上被重叠在一起的背影,李浩然突然感觉眼角传来一种湿润的感觉,同时,更加坚定了心中的信念,哪怕只有一线希望,他也绝不会轻易放弃……

    “苍,真的要回擎家大宅吗?”

    这已经不知道沈清幽第几次问这个问题了,擎苍从方向盘上腾出一只手,握住神沈清幽微微冒着细汗的小手:“姑奶奶,这已经是第十三遍了,你不问的累,我回答的都累了,是,是,是,一定肯定,你没有听错,也没有看过,我们现在,是回擎家!”

    “苍,龙城花园不是挺好的吗?”

    沈清幽眸光致中国有些不安,有些彷徨,总觉得那擎宅对她而言是有魔咒一般,每次好好的走进去,出来的时候都是满目创伤,她的心里,都留下阴影了。

    “清幽,你是擎家的媳妇,那里,就是你的家,你是那里的主人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