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章 噩耗

极速5分彩分析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初夏的清晨,一轮红日正缓缓的从这个江南城市的东方升起,金色的缕光穿过紫色窗帘的缝隙,落在床上那相拥而眠的一对男女俊秀的脸庞上,整个房间顿时充满了幸福的暖意!

    滴··滴··滴

    床头的闹钟在指向七的时候准时响起,从蚕丝被中伸出一只如白藕一般的细长胳膊,麻利的将闹钟恩掉,沈清幽看了看还在熟睡之中的袁牧放,修长的手指捋过他散落在额间的几缕发丝,梨涡浅现!

    小心翼翼的将自己的身体从袁牧放的怀抱中抽离,下床,而后重新替他拢了拢被角,拿起地板上的拖鞋,蹑手蹑脚的走了出去!

    一番简单的梳洗之后,她来到了厨房,煎蛋,烤面包,煮咖啡,一切有条不紊,在一切都准备妥当之后,看了看时间,“差不多是时候了!”

    沈清幽望着卧室的方向,眉角掩饰不住的笑意,“三,二,一”在她刚默数三声之后,卧室内果然传来了袁牧放略带着急的声音。

    “清幽,我的领带在哪里?”

    ····

    “清幽,我的皮鞋你昨晚擦完放在哪里了啊?”

    卧室内,袁牧放正一脸懊恼的站在穿衣镜前面,直到看见一个纤细的身影朝着屋内跑来,他刚毅的面部线条才显得柔和了一点,“清幽,拜托你快点好不好,我就快要迟到了··!”

    袁牧放一边说着,一边双手不老实的环过沈清幽的腰际,将头埋在她修长的发丝之间,淡淡的百合味迎面而来,他感觉自己身体内那些不安分的细胞又开始活跃了起来。

    “牧放··”

    沈清幽白皙的脸红的通红,呼吸也渐渐变得急促了起来,他总是有那个魔力,可以轻易挑起她身上没一个因子,“你不是说快要迟到了吗?”

    “时间刚刚好··”

    袁牧放视线从手表上快速扫过,而后嘴角扬起一抹邪魅的微笑,一把将正在弯腰找寻领带的沈清幽横抱起来,昨天加班到很晚,回来时她已经睡着了,今天早上可得把昨天没有做的“功课”给补上去。

    “牧··”

    ··

    房间内,已经是一室绮丽··

    金色阳光照在沈清幽面色潮红的小脸上,折射出淡淡的光晕,直到房外传来一阵淡淡的关门声,如同蝴蝶翅膀一般合着的眼睫毛稍稍的颤动了几下,而后慢慢的睁开,她如同清泉一般清澈的眸光定定的落在一片凌乱的房间内,随即将脸更深的埋进了被窝之中··

    她和袁牧放相识已经十年,可是他们的感情依然向蜜糖一样的甜,为了这份感情,她甚至放弃了工作,在家安心的做一个贤妻,而后静静的等待一个小生命的到来··

    前两年,由于买房买车,他们的手头一直很紧,所以一直都没有要孩子,而今,他们手上为宝宝也存了一笔存款,是时候生一个宝宝了··

    想到此,沈清幽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小腹,什么时候才会有一个小生命在这里悄悄的生长呢?

    心中有了小小的期待,一个女人爱一个男人,最幸福的事情就是为他生儿育女,她渴望这个小生命的到来,与牧放组成一个幸福的三口之家··

    “哦嘿,妈妈,那天你再次为我悄悄流下泪··”床头手机传来的清脆铃声打断了沈清幽的遐思,这么一大早,妈妈打电话过来有什么紧急的事情吗?

    沈清幽突然捶了捶自己的脑袋,今天是妈妈陪爸爸去医院检查身体的日子,自己怎么这么迷糊,居然将这么重要的事情给忘记了,沈清幽连忙拿起手机,“妈,爸他··”

    还未等沈清幽问出口,电话中已经传来母亲的哭泣声,强烈的不安顿时笼罩在沈清幽的心头,难道是··,不可能,不可能,父亲的身体一直都是那么健硕的,他只是感觉吃饭难以下咽,会是什么严重的病呢?竟然让母亲哭成这个样子,不可能,肯定是因为其他什么事情,沈清幽一边这样自我安慰,一边安慰着电话那头的母亲:“妈,你别哭撒,你慢慢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你说啊··”

    “清幽,你爸他,你爸他··”

    后面的话清幽再也没能听进去了,握着电话的手开始急剧的颤抖,直到电话摔到了地上,她竟然一点察觉都没有,怎么会呢,怎么会呢?怎么会是癌症呢?

    癌症,一个让人无比恐惧的名词,怎么偏偏落在父亲的头上呢?沈清幽很长时间都没能从这个噩耗中回过神来,望着窗外那灿烂的阳光,她突然觉得无比的刺眼,灼伤了她的眼睛,眼泪就这样静静的落了下来··

    一下子,生活仿佛从天堂落入了地狱,前一秒她还在期盼着美好生活,这一秒,却在这晴天霹雳中久久无法自拔,生活,真是弄人····

    回过神来的沈清幽以最快的速度穿衣,洗漱,母亲,那个温婉的江南小妇人,何时经历过这些,她得赶紧赶到医院,镜子里,刚才还红润的脸庞一下子变得苍白无比,来不及理会平日子最注重保养的长发,只是胡乱的梳了两下,沈清幽便匆匆赶往了医院,她内心深处,她还存着一丝奢望,奢望这只是一个误诊,希望只是医生弄错了对象··

    本书由本站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