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37章 甲喇章京

极速5分彩分析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议事大堂广大,沿湖边建立,地上铺着厚实的木板,边墙上挂着大大的地图。地图上布满红色的箭头,箭头粗长,根根触目惊心,尽往通京大道而来。

    议事堂正后方摆着一尊大铁案,上有令箭朱笔等物,铁案后的墙壁写着大大的“武”字。而在两端,尽是硬木所制的军椅,端坐满了身着将校甲,身披深红斗篷的军官,个个铁甲锵锵,闪亮耀眼。

    此时杨河身坐大铁案之后,一身坩埚钢打制的精甲,未戴头盔,仅着软幞,他拿着捷报观看,哈哈大笑:“好,张松涛果然不负我所托,在钟吾寨下大败虏贼,斩首一百余一级,内披甲兵有四十多人。”

    下方众将皆是震动,钱三娘带回鞑子脑袋三十一颗,一个马甲活口,已让他们吃惊,没想到六总更是大捷,斩首一百余一颗?

    众人传看捷报,皆是啧啧称奇,韩大侠赞了一声:“这张黑子,不得了。”

    罗显爵羡慕道:“张把总真是好运,鞑子来攻坚城,让他轻松军功到手。”

    杨大臣眉欢眼笑:“先有夫人立功在前,又有张兄弟立大功在后,九爷等人也斩获颇多,我新安军士气越旺,对上鞑子,越加不怕了!”

    看着捷报,他发自内心的喜悦,他虽然脾气暴躁,却乐见众兄弟立大功,多聚人才,这样少爷的基业就越兴旺发达。

    而这封捷报也不可能做假,现在新安军新兴,各方面严格,难有漏洞可钻,况且还有九爷等人亲自证实。

    他对杨河说道:“相公,我师几次大捷,现斩首已达一百三十八颗,又捕获三个活口,该是向州城那边报捷了。”

    杨河点头:“确实该向苏知州报捷,让他将捷报传到淮安去。”

    虽然他不在乎官面上那点封赏,但打了胜仗,就该广为传播,增加他新安军的威名,吸引来更多的人才战力。

    而从天月寨南下,虽然走通京大道到宿迁淮安更近,但他属于邳州练总,该先向知州苏成性报捷。然后州城向府城报捷,府城又向淮扬兵备府报捷,最后兵备府将捷报送到巡抚淮扬,总督漕运府上。

    总督府过目后,就委托道官亲诣战地勘验,确认事实,然后造册送到巡按衙门。

    巡按又实地勘验,确认事实,再快马加鞭,北上往京师报捷。

    当然现在没这么严格,很多地方不管真假,报捷了再说,但程序是这样子,不能乱了次序。

    杨河让中军官张出恭书写捷报,又详细问了哨探之事与钟吾寨具体战况,对九爷温言说道:“岳父辛苦了,你哨探了几日,也疲累了,就下去歇息吧。你的功劳,会记在册上的。”

    九爷钱仲勇看女儿端坐椅上,直到现在,他才知道钱三娘斩首三十一级的事。

    看她坐在位上有模有样,虽然这个女儿越来越看不懂,但心中喜悦,心满意足的下去歇息。

    张出恭写好捷报,杨河看后润色,说道:“让中军塘马送到邳州城去。”

    下方各将仍在兴奋议论,此战张松涛大捷,虽然是倚靠坚城缘故,但也大大提升他们自信心与勇气。鞑子吹得神乎其神,但近二百人进攻钟吾寨,还不是被斩首了一百多级?

    张松涛可以,换成自己,他们觉得也可以。

    杨河起身走到地图前,内心却没有面容上那样乐观兴奋。

    随着哨探得来的情报,还有钱三娘等人俘获的镶红旗马甲活口,种种印证,与脑中记得的史料相结合,都证明了清军南下不可避免。

    特别今日一个牛录的正蓝旗鞑子进攻钟吾寨,虽然被打退了,但这只是开始,越多各旗的清军将继续南下,恶战还在背后。

    他们攻打坚城受了挫,接下来若吸取教训,不再攻打坚固的军寨,换成野地对战,自己战还是不战?

    依他上个月的布置,他十二个总部与中军各队,六总张松涛、七总董世才、十总张董,还有辎重队盛三堂分别留守钟吾寨、新安庄、禹王山寨、运河镇等地。

    余下甲等军五个总,乙等军四个总,又有中军各部三千多人随他在天月寨,这些是他全部的本钱,轻易可折损不得。

    他现在看似发展良好,朝气蓬勃,其实如履薄冰,容不得半步行差踏错!

    他的对手可以失败很多次,失败了不会伤筋动骨,但他若失败一次,就是万劫不复的境地。

    但若不战,清军绕城南下,自己一切谋划就白废了。

    杨河在地图上看着,赞画堂各种方案都制订过,大军开拨到天月寨后,也有过多次野外大战的演习。

    但不知为何,杨河心中总有些患得患失,钟吾寨大胜了,这是倚靠坚城,若出城迎战,那会是一番怎样的局势呢?

    ……

    当日,捷报从天月寨送出,第二天时,快马就到达了邳州城下。

    此时邳州城仍然戒备森严,社兵与旗军日夜巡逻,官将百姓每日忧心,惟恐清兵突然到达城下。或是害怕听到在禹王山寨与运河寨练总杨大人兵马失败的消息。

    众百姓已经知道杨练总兵马开拨到那边的事,很多人不能理解,坚守邳州城池不好吗,跑到荒郊野地作什么?

    野外挡住鞑子,不让他们靠近邳州城池?这鞑子哪是那么好挡的,他们凶神恶煞,从边关一直打到山东,多少精兵强将不能挡,杨大人区区一个练总也想在野外挡住?

    该聚拢全部兵马坚守城池才是,唉,杨大人年轻不懂事,知州苏大人也老糊涂了。

    不得不说,判官宋治圆当时的忧心,也代表了城池内很大部分军民百姓的看法。

    特别随着清兵越近,临近的邹县、滕县、峄县一个个被打下来,百姓们这种忧心越是强烈。

    也就在这时候,杨大人报捷的塘马进城,整个邳州城震动,杨大人在宿迁境内迎战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